发布日期 2019-12-09

沉溺于科技便利,比亚健康更不健康|乐说

原标题:沉溺于科技便利,比亚健康更不健康|乐说

On Running

这个时代,人们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性的同时,也正在陷入了“体力不足”和“脑力过载”的困境。。

当科技不断改变人们生活方式,使得信息、资源的获取无比便捷,一个明确而夸张的副作用变得尤为突出。看一下假期朋友圈各大景区的合影不难发现,绝大多数人的身材在国际健康组织标准考量下,都属于偏胖的。即使美颜瘦身后也掩盖不住。

再看二三十年前人们的合影,无论男女老幼,似乎都没有现在的雄浑的三维特别是腰围。这种巨大的变化,除了饮食上的高油高盐高摄入,也和体力消耗大幅减少有关,以及,时代快节奏带来的焦虑所引发的内分泌失调而造成的虚胖(这句话的因果递进关系复杂,你需要多读几次。

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三四线城市几乎没有经历过有线网络就直接进入了移动互联网络阶段。支付的便利,出行快捷,干点儿啥都信手拈来。从淘宝、微店到京东,从美团、百度外卖到盒马鲜生,打车滴滴分分钟,携程让你说走就走,想去哪里只要输入地名惦记搜索,林志玲和郭德纲就帮你指路……这一切都在润物细无声地为人类的“必要运动量”减负,今天少动点儿,明天少动点,积少成多,掏空了身体,累坏了眼睛。

时代需要运动还是不需要运动,只要看一下手机数据就知道了。如果“微信运动”的每天步数不足5000步,那多半是需要运动的,那是保证正常的地球人最基础的运动量。

“亚健康”这个词已经很多年没人提了,但是中年油腻和各种焦虑都是亚健康的标准配方,实际上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更加亚健康和不健康,巨大的压力、超高的社会生产力已经在生存之外树立起了一个不断水涨船高的竞争态势,人们被动地进行着竞争升级,用反自然的生活方式诠释着“没有最苦逼只有更苦逼”的生存态度。“生存以上生活以下”成了很多人的常态。

以前,我们能触及到的辛苦大多是身体的劳累,而现在多半的辛苦是身心俱疲,而更可怕的是,隐藏在“别人觉得你挺好”光环背后的心理焦虑。健全的心灵寓于健康的体魄,著名运动品牌亚瑟士ASICS就是这句话的希腊单词缩写。人没有好身体,也玩不转好情怀。恰似手机没有一个好点儿的硬件,软件是运行不顺畅的。

事物总是有它的正反面,比如生产力提高,使得吃得好、吃得多与长胖生病成为一对儿。比如高效工作处理事务与多头并进下的焦虑并行……快节奏便利的生活,与主动的运动,也成为一对儿。主动的有氧运动,能够很大程度上解决科技便利的副作用。

WHO世界卫生组织全球调查表明,世界上有5%的健康人,有20%的病人,其他都是游离在亚健康状态的。而这个数据从保险公司手里的数据来看可能更加直观。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经常运动的人才健康。

清华的体育教育奠基人马约翰,有个著名的洗澡方式——“马约翰澡”,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了解了?你可以百度一下。

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口号,在人口平均寿命越来越长的年代,怎么却似乎越来越难了?难怪国务院文件《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中提到了一句细思极恐的描述“增加65以上老年人的健康寿命”,活得久不算啥,活的健康才是王道,有多少人把毕生积蓄用在了最后几年的看病中,一生的荣耀最后去不得不在医院中毫无尊严地度过。

这个时代特别需要运动,因为久坐的生活方式太多。每当看到坐在办公室格子间一整天一动不动的白领们的线上虚拟日常,就似乎能听到我们内心深处因为进化而来的各种身体零件的哀嚎。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给我们每个人无比强大的外挂,沉溺于科技的便利,比亚健康更不健康。

你觉得自己对科技的依赖高不高?自己的健康程度如何?

黑跑黑话

“从身体疲惫到身心俱疲,是科技没用好而带来的明显副作用。”

有氧运动和高强度间歇运动都非常减压。

王 乐

人民体育研究院秘书长,资深跑友,专栏作者,完成过100多场马拉松及十几场百公里赛事。

来源:黑跑微信公号

本期编辑:罗松凯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