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2-02

疫情下的汽车人|铿锵玫瑰逆寒绽放

原标题:疫情下的汽车人 | 铿锵玫瑰逆寒绽放

抗疫保运前线东风出行女司机的别样风采

东风出行女司机抗疫保运的别样风采

作者 | 石 芬

编辑 | Jane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1月31日,武汉封城第九天、封路第五天,这座城市依然按非常时期的非常措施在运转。

根据政府指令,1月23日起,东风出行组建500辆车队,保障医护人员交通需求。后因封城封路,且网约车平台停止运营,1月25日起,车队扩大到1000辆,任务扩大到进驻汉阳、硚口和江岸三个社区,为武汉四分之一的社区居民提供基本生活服务。

这其中,活跃着17名女司机的身影。

她们,没有宽厚的肩膀,却迸发着强大力量履职尽责,践行政府和百姓的期许;

她们,不分昼夜行驶在抗疫一线,却始终用微笑面对每一位需要帮助的陌生人;

她们,拥有自己的小家庭,却把心中的大爱毫无保留地献给这座困难中的城市。

平时,她们是女儿,是妻子,是儿媳,是母亲。但在这场抗疫阻击战中,她们是女汉子,是女战士,是绽放在抗疫保运前线的铿锵玫瑰。

让我们透过文字记录,一睹这些铿锵玫瑰的别样风采。

01.

“看到这样的武汉,我很难过”

张少华,41岁

东风出行出租车司机

我和丈夫都是武汉新能源汽车出租服务有限公司的出租车司机,

我们老家在阳逻,武汉封城并没有影响我们回老家过年。除夕那天,公司号召在武汉周边地区的司机能加入到应急车队中来,服务更多有需要的人。我和丈夫都很年轻,身体也很健康,于是就报名了。

吃完团年饭,我俩就往武汉城区赶,叮嘱老人要照顾好身体和孩子。

1月25日,大年初一,不到6点我就出车。看到空无一人的街头,我哭了!一是我很害怕,想打退堂鼓。二是,看到这样的武汉,我很难过。

我跑了2年出租车,丈夫跑得更久,跑了11年。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武汉?热闹繁华的街道,活色生香的小巷,这才是武汉啊!

丈夫打电话鼓励我,只要做好防护措施应该就没问题,只要共同努力,就能早日战胜疫情。

我平复了心情,前往定点服务的黄浦社区报到。社区工作人员很友善,他们的工作更多,也更繁琐。

27日,我定点服务的第三天。社区里一对80岁老两口要去医院,给老爹爹做透析治疗。

9点左右,我把他们送到武汉市一医院。老人行动很不方便,看着他们佝偻的背影,我下车把他们送到治疗室才离开。下午4点,老爹爹做完透析,我把他们接回小区。

第二天,老婆婆给我拿来一袋东西,非要送给我。我看也没看就把袋子推回到老婆婆手里。老婆婆不停地说“感谢”。我很不好意思,我说:“不用感谢我,感谢政府的政策,是政府安排我们统一服务社区居民。”

晚上收车前,儿子给我发来一条微信:“爸妈,你们要照顾好自己。”我又没忍住,在车里哭得泣不成声。儿子念高二,很懂事,把他放老家我其实挺愧疚。还有娘家人,连续几天和我联系,我都没能及时回复。他们问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怕他们担心,只好说当时有事,回复不及时。

丈夫原本定点服务汉黄社区,这几天,车队重新安排他到黄浦社区。我们俩同行,彼此有个照应。

面对疫情,我也有害怕的时候,也有脆弱的时候,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就能迎来胜利。

02.

“我做的都是小事,但居民们很感激”

聂水华,44岁

东风出行出租车司机

因为疫情,今年春节,我们一家四口没能团聚。

从武汉新能源汽车出租服务有限公司成立起,我就在这个公司跑出租车,今年已是第八个年头。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20岁,赶在武汉封城前,回到河南老家。回家后,一直在自我隔离。我丈夫和小儿子则被留在武汉。

公司要成立应急车队,我第一批报名参加。说实话,一开始,是因为经济压力大。近期丈夫身体不好,在家休养,还有2个儿子要养。

到社区服务后,我发现,实际情况并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吓人。看见其他的哥的姐都义无反顾地忙前跑后,我觉得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武汉是我的第二个家乡,我曾开着出租车穿梭于它的大街小巷。

守护武汉,这是我应该做的。

前几天,我在汉黄社区服务,这几天被安排到百步亭社区服务。除为社区居民送菜、送饭、送物资等,还会送一些需要定期治疗的病人到医院。危难时刻,人更容易感动,也更容易捕捉到温暖,我做的都是小事,但居民们很感激。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但我相信,只要做好自我防护,就应该没问题。社区工作人员很关照我,我并不认为,女司机就有什么不一样。男师傅能做到的,女司机也能做到。

03.

“东风人都会有这个觉悟”

陈琛,31岁

东风出行志愿者司机

我原本买了除夕夜的火车票回十堰,因为封城,回不去了。父亲身体不好,我也担心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或其他困扰。

我所住的小区楼层,一梯4户,只有我在武汉过年。讲实话,还真有点害怕。

但这种害怕很快就被忙碌取代了。

根据安排,我供职的东风出行平台要提供1000辆车,为全市四分之一的社区居民提供服务。因为封城和中心城区禁止机动车运行,很多郊区司机无法到位。

1月26日,公司以党总支名义向员工发起号召,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群里陆续有人报名,还有十堰、襄阳的同事报名,如有需要,他们可以加入到当地应急车队里。

第二天(1月27日)早上8点,员工先锋队在公司楼下停车场集合。到现场后,我才发现,我是唯一一名女司机。党组织安排我领誓,大家满腔热血,众志成城抗击疫情。

作为有着10年驾龄的“老司机”,对圆满完成保运任务,我非常有信心。

9点10分,我到达定点服务的江博社区。社区主任给我安排两位重点服务对象,一位75岁、患有脑梗的病人,发病3小时内必须就医;另一位武汉六医院的医生,需要接送。

接到任务后,我第一时间给老人打电话。老人很开心,他说:“有你们在,我就安心了。”自此,每天早中晚,我都会问候一次老人。

随后,我开车前往位于汉口香港路的武汉六医院,把医生接回广电兰亭小区。这位医生所在的六医院,虽然不是定点发热医院,但也有很多病人要照顾。自除夕起,他就没休息过,家里的鸡汤在炖锅了炖了好几天……

读别人的故事,喝自己的“鸡汤”。这位医生得知我是东风出行的志愿者,坚持要写感谢信,被我婉拒了。

从实习算起,我已在东风工作11年。我相信,在任何困难面前,东风人都会有这个觉悟。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