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7-08

百度入股的趣活赴美上市,为美团、饿了么输送骑手,最高募资2亿

原标题:百度入股的趣活赴美上市,为美团、饿了么输送骑手,最高募资2亿

近日,共享灵活用工平台趣活(“QH.US”)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更新招股书,拟于7月10日登陆美股纳斯达克。招股书称,将发行27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预计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的首次公开发行价格将在9-11美元之间,由此测算,趣活最多筹资2970万美元,折合2亿人民币。趣活表示,扣除发行费用后,此次发行的净收益约为2260万美元,拟用于扩展业务、升级技术基础架构、市场营销和品牌促销等方面。

招股书显示,趣活由三位拥有德国邮政DHL集团从业经历的企业家创立,分别持股14.7%、11.92%、4.61%;机构股东中,百度持股11.6%,拥有4.58%投票权;软银中国持股11.06%,Clear Vue Yummy Express持股7.05%。据透露,罗仕证券、华盛证券、老虎证券为承销商,被授予了超额配售权,可以公开发行价购买最多40.5万股ADS;作为趣活的多轮投资方,软银中国有意以IPO价格购买本次发行中最多200万美元的ADS。

每月4.08万名活跃员工,74%以上源于人脉互相推荐

随着城市居民对各种消费服务需求的增加,以及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渗透加速,按需食品交付和叫车平台的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劳动力市场上,标准化、稳定、高质量的服务更受欢迎。招股书援引行业数据称,中国灵活劳动力模型的渗透率在2019年约为13.3%,而日本为43.6%,美国为33.9%,预计将增加到2024年约为22.2%。

成立于2012年的趣活定义自身为“中国最大的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为外卖送餐平台美团、饿了么、肯德基,网约车平台滴滴、客房清洁平台以及共享单车摩拜等电子商务行业中劳动密集型业务提供运营解决方案,比如动员大批工人,并提供系统的专业培训。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覆盖全国26个省、市和自治区的73个城市,涵盖大部分省会及主要城市,平台与工人建立业务外包关系、支付服务费。

招股书将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与传统人力资源服务公司进行了区分——“单个行业内的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市场高度分散,由大量具有有限运营经验或地域覆盖范围的小型、单一行业服务供应商组成。这些市场参与者通常在服务质量和劳动力资格方面缺乏固定的标准,或者缺乏标准化、高质量服务、专业技术和数据分析等能力,可能无法在订单量不均的不同交付区域之间适当地分配交付骑手,导致服务质量差。能够在服务质量,专有技术和运营杠杆方面设定市场标准者,更有可能在高度分散的市场中抓住整合机会。”

招股书援引行业统计称,在按需食品交付、用车、房屋租赁服务、共享单车维护市场,与内部运营相比,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可分别帮助企业平均节省50%、60%、15%、15%的成本。“仅就食品配送市场而言,我们在2018年就每笔订单的运营成本而言就能够为行业客户平均节省约40%的成本。”趣活介绍称,2019年,就交付订单数量和收入而言,趣活在食品交付解决方案市场的市场份额超过了排名前四的市场参与者。

据统计,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三个月中,趣活平台上平均每月有约4.08万名活跃在职员工,74%以上源于现有员工推荐,“这种社会关系,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工作人员的离职率并使平台更稳定。”南都记者注意到,趣活平台的劳动力还身兼多职、借此优化运营成本——“截至2019年12月31日,从事共享自行车维护解决方案的员工中,约有25%在我们平台上担任送货骑手的兼职。”

趣活方面进一步提到,伴随行业客户下沉更多城市的进程期间,确定是否在新城市中推出解决方案产品时,会考虑当地劳动力市场的规模、平均工资水平、行业客户的实地定价以及扩张与现有业务之间的潜在协同作用。

连亏三年,外卖送餐业务营收占总收入高达98.6%

受益于规模经济和行业客户依赖,趣活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6.548亿元,14.475亿元和20.558亿元,基于研发费用、人力薪酬增加等成本因素,同期录得净亏损1400万元,4430万元和1340万元,三年累计亏约7170万。用招股书的话说,鉴于过去曾发生净亏损,“可能无法实现或维持盈利能力”;无法在平台上吸引、挽留和管理员工等都可能会令运营结果和前景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已在中国62个城市提供了按需送餐解决方案,是美团、饿了么最早的第三方服务商。从趣活的收入构成看,2019年,外卖送餐业务所产生的营收占总收入高达98.6%,相当于外卖骑手管理服务几乎等同于全部业务,毛利仅7.9%,而三年平均毛利不足7%;在按需送餐解决方案的收入成本中,单是付给快递员的服务费就有16.4亿元,占成本近8成。相比送餐业务,共享单车维护、汽车租赁、客房服务三者营收合计占比仅为1.4%。

有分析称,对比美团等平台百万的骑手数,趣活4万余人的数量仅相当于1%,加上高度依赖外卖、业务单一,存在较大议价能力下滑和被市场挤出的风险。

招股书在风险一节坦言:客户高度集中所具有的风险,会直接影响收入出现重大波动或下降;若无法进一步实现解决方案产品的多样化、保持竞争优势,可能会令运营结果和前景受到重大不利影响。此外,技术风险、劳动力成本上升等也属于面临的风险或不确定因素。

疫情也对趣活的运营产生一定不利影响。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平台的按需食品交付解决方案完成的平均每月交付订单数量约为1690万,环比减少约42%,不过同比增加了约22%(去年第一季度约为1390万)。同时,租车、共享自行车维护解决方案和客房清洁解决方案以及其他服务的业务量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不利影响。

依据招股书,为减轻疫情对按需食品配送业务的负面影响,趣活的按需配送解决方案扩展到杂货配送市场,通过与淘鲜达、盒马鲜生等合作释放未充分利用的劳动力容量,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12.6%至3.926亿元。“(疫情暴发)并未对我们的流动性和现金流量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招股书补充说,“我们打算通过经营活动和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为未来的营运资金需求和资本支出提供资金。”

在业务展望上,趣活在招股书中称,将寻求加深在乘车和家政服务市场等行业中的渗透力,并探索开发其他行业,例如杂货店送货,车辆维修服务,“最后一公里”快递,商业清洁和护理市场,让使客户构成多样化,并探索为员工提供多元化的收入机会。“我们将评估和执行联盟,投资和收购机会,以补充和扩大我们的业务,优化盈利能力。”

采写:南都记者 傅晓羚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