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05

当代金融家|?农行沈剑岚: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背景下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机遇

原标题:当代金融家 | ?农行沈剑岚: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背景下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机遇

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为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提供技术,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扩大,则成为跨境人民币业务增长的引擎

来源 | 《当代金融家》杂志2020年第9期,原题为《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背景下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机遇》

跨境人民币业务与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都是我国金融开放的重要内容,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关系十分密切。尤其是最近几年,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步伐的加快,已成为跨境人民币业务发展的重要引擎。跨境人民币结算量结构也随之变化,资本项目占比不断提高,证券投资、直接投资增幅较快提升。同时,伴随人民币国际化水平的提高,清算系统的便利化程度提高,也促进了金融市场的开放。分析跨境人民币业务与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内在联系,以及新形势下两者相互影响的特点,有利于认清跨境人民币业务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推动这项工作更好地开展。

跨境人民币业务发展为金融市场开放提供技术保障

跨境人民币业务是国际贸易、国际投融资活动的结果。同时,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开展也为提高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创造了重要条件。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跨境人民币业务为金融市场交易提供人民币资金的结算、清算服务,为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提供了重要的技术保障

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需要政策支持,也需要技术保障。金融市场交易中,人民币资金能否迅速及时地汇划、结算、清算,关系到市场能否安全、高效、顺利地运行,在金融市场加大开放力度、规模迅速扩大的情况下,其重要性显得更为突出。值得庆幸的是,跨境人民币业务自2009年试点以来,基础设施、业务网络、服务便利程度都在不断地改善和提高。

一是跨境人民币基础设施建设日趋完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成为人民币跨境结算的主渠道。2021年1月1日后,银行间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不再需要通过大额支付系统(HVPS)处理,而由CIPS统一处理。

二是人民币清算行在境外迅速建立。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在25个国家和地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和人民币使用较多的地区)设立了人民币清算行,为人民币国际化和离岸人民币的24小时不间断清算创造了条件。

三是中国人民银行相继出台政策,支持开展更高水平的贸易投资便利化,支持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转让。如将人民币外债额度提升至净资产的2.5倍,鼓励企业开展本外币跨境融资。鼓励资金跨境流动,对符合条件的优质企业在办理跨境人民币业务时简化流程。所有这些改善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政策、措施,有力地促进了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充分满足了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对资金结算、清算服务的需要。

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推进为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规模的扩大、质量的提升创造了条件

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增加了境外市场人民币的数量,这些人民币一部分将用于企业开展国际贸易时的支付,还有相当一部分将进入金融市场进行交易,这不仅扩大了人民币离岸市场的规模,提高了市场的层次,也为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金融市场创造了条件,有益于促进我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此外,境外人民币数量的增加,也为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股市、债市,为外国中央银行通过中国金融市场取得人民币金融资产,把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提供了方便。

金融市场开放为跨境人民币业务增长提供引擎

近年来,我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力度,人民币计价的资产被更多境外投资者选择,有力地促进了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

金融市场规模和跨境人民币业务规模呈正相关,市场规模扩大必然带动跨境人民币业务量的增加

加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力度,使交易主体、交易品种、交易范围迅速扩大,必然迅速扩大金融市场的交易规模,相应地增加人民币资金跨境流动的数量,从而促进跨境人民币业务迅速增长。

金融市场交易的特点,决定了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一旦加速,可以比国际贸易更快地带动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

国际贸易,无论是货物贸易还是服务贸易,在一定的时间内,其需求和供给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其增长是相对稳定的,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突发性地大幅增长。而金融市场的交易,偶发性因素很多,波动性很大,把握得好,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增长,这将在较短时间内,有力促进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

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力度的加大,是在积累多年经验教训基础上实行的,后发优势明显,具有带动跨境人民币业务发展的爆发力

从我国实际情况出发,特别是从控制精密钢管金融风险的要求出发,我国金融业与其他产业、金融市场与其他商品市场相比,对外开放的时间较晚,开放程度较低,进入快车道的时间不长,需要跟进和能够带动的产业、业务都很多,对于包括跨境人民币业务在内的人民币国际化,要求很强烈,推动力也很大。

我国在加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方面采取一系列重大举措

一是搭建和拓宽了国内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之间的通道。推出“债券通”“沪伦通”,境内外市场交流更加便利,提高了我国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取消RQFII 投资额度,允许债券非交易过户和资金双向划转;中国人民银行、香港金管局、澳门金管局还联合推出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试点。截至2019年年末,境外主体持有境内人民币资产余额6.4万亿元,较2019年年初增长27%,其中持有境内人民币证券资产余额4.4万亿元,较2019年年初增长39.8%。

二是丰富境内人民币计价金融产品。上海黄金交易所成立国际板,境外投资者可以投资中国黄金市场;我国已上市了原油、铁矿石、PTA (精对苯二甲酸)和 20 号胶 4 个特定品种交易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

三是允许外资机构更广泛地参与中国金融市场交易。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所有种类债券评级;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设立、投资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与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合资设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允许境外金融机构投资设立、参股养老金管理公司;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取消中外合资银行中方唯一或主要股东必须是金融机构的要求;允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投资设立保险类机构;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持股比例不超过51%的限制。

四是允许将中国债券、股票逐步纳入国际主要指数,权重不断提高。彭博将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BGA)。摩根大通将中国政府债券纳入摩根大通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A 股被纳入富时罗素全球股票指数体系、标普道琼斯新兴市场全球基准指数、MSCI 全球指数。这反映出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信心,以及对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的认可。

上述措施有力地促进了我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2020年1?6月,证券投资跨境人民币占比56.2%,较2020年年初提升7.8个百分点。

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程度的进一步提高,极大推动了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自2009年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以来,整体呈较快发展势头,银行代客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从2009年的600多亿元,到2011年跃升至2万亿元,2019年已至19.67万亿元,较2011年增长了约8倍,年均增长452%。2016?2019年跨境人民币收付总量年均增长率26%,证券投资带动的跨境收付金额年均增长率152%,远超总体年均增幅。增幅加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业务结构较初期发生了很大变化,经常项目与资本项目跨境人民币业务比重已经此消彼长。2020年1?6月,资本项目跨境人民币占比超过75%,规模已大幅超过经常项目,这与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扩大直接相关。现在,通过银行办理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客户类型,已由最初贸易型企业为主,发展涵盖境内外银行、证券、保险、基金、资管类金融机构以及国际开发性机构、外国政府类机构等。全球 70多个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通过金融市场取得人民币资产用作国家外汇储备,也增加了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数量。

新形势下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挑战与对策

当前,我们正在经历世界百年一遇的大变局。中美关系正面临建交以来最严重的挑战,脱欧后英国与欧盟相互关系很不明朗,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政治带来巨大冲击。我们要在危机到来时化危为机,进一步扩大我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以充分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资源;把跨境人民币业务做大做强,使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重要的一员,为我国保持长期稳定发展做出贡献。

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步伐

国际金融中心是开放程度极高的金融市场。目前上海离国际金融中心还有不小差距,要下更大力气,成就此项事业。要聚机构、聚市场、聚人气,加强法制建设,实行依法管理。要把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结合起来,开发、引入更多的面向全球的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在上海交易。

加快国内债券市场的统一步伐

债券市场是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债券市场分为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过去两个市场在不同的规则下运行,相互间不能互联互通。在加快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国内债券市场必须尽快实现互联互通,成为统一的大市场。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和证监会已经下发公告,要求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实行互联互通。接下来要尽快做好相关制度、技术安排。

提高银行集团的综合化经营程度

银行集团开展综合化经营,有利于发挥银行的优势,活跃金融市场,带动跨境人民币业务。目前几大集团普遍设有租赁、保险、基金、资管、理财等子公司,但证券和信托子公司一直未予设立,限制了银行集团在资本市场中的活动。国家对外资设立证券公司的诸多限制已被限消,银行集团设立证券、信托子公司的要求应当给予满足,以利于银行集团提高金融市场竞争能力,做大跨境人民币业务规模。

同时,还要方便银行及其相关子公司取得开展综合经营业务的资格。开展港股通、债券通、黄金和原油期货“国际板”、黄金国际版等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项目,从业机构均需获得业务资格。银行及其相关子公司作为开展这些业务的专业机构,取得业务资格理所当然。

金融机构要抓住机遇,乘势而上

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是国家重要战略,而且两者互相促进,金融机构要抓住机遇,加大工作力度,尽快增加业务量。一是加强统筹推进相关工作。加强业务统筹,落实管理责任,形成发展合力。二是发展创新产品。随着境外入市机构类型逐渐丰富,客户需求趋于多元化,因此产品也应该满足不同客户个性化需求。三是进一步积极营销各类客户。在客户维护、团队建设、系统开发、制度安排等方面统一布局。四是提升客户营销、市场策略服务的针对性和专业性,推动境内业务向境外延伸,为各类型境外机构提供投融资一站式金融服务。

(作者单位为中国农业银行国际金融部。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所供职机构无关)

原创声明:本号所刊登署名文章,如非特别说明,皆为原创或作者授权发表。

转载务请注明出处:转自微信公众号 “当代金融家(bankershr)”。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