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1-25

对话北京疾控中心主任曾晓芃:填补病媒研究的“空白点”

原标题:对话北京疾控中心主任曾晓芃:填补病媒研究的“空白点”

有着“蚊虫克星”之称的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曾晓芃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宁

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璐)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11月24日在北京举行。有着“蚊虫克星”之称的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曾晓芃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

曾晓芃今年57岁,1990年研究生毕业后,他进入北京市卫生防疫站,投身疾控事业一干就是30年。30年里,他从一名一线消杀技术人员,成长为一名公共卫生领域的专家。在“一带一路”、APEC、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G20等重大活动中,曾晓芃主持摸排病媒生物本底情况,制定病媒生物防制方案,完成了防控任务。

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有害生物防制标委会的主任委员,曾晓芃带领团队和全国同行研究了病媒生物的整个控制体系,发布了51项国家标准,包括病媒生物的监测、控制、评价等体系,都形成了一套标准规范。

曾晓芃也是北京市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专班总负责人,他与全市疾控工作者战斗在一起,处理疫情、开展流行病学调查、采取综合防控措施,及时有效处置,确保了北京市在疫情早期无续发、无社区传播。

在11月24日下午举行的北京市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媒体见面会上,曾晓芃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接下来的防疫工作中,要当好“哨兵”、“尖兵”和“工兵”。

新京报:当初为何从事病媒研究的工作?

曾晓芃:病媒当时确实是一个小专业,很多人不愿意干,因为老鼠、蚊子、苍蝇的孳生地都是脏乱差的地方。30年前,我从事这个专业的时候,我们国家研究病媒的人并不多,有很多空白点。

不管是从虫媒传染病防治来讲,还是从老百姓的需求来讲,这项研究都非常必要。怎么把虫害的危害控制住?有什么样的监测手段?当时这些仍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所以当时我越干越觉得有意思,慢慢就喜欢上了。这个专业在我们这个行当里面是一个小专业,但小专业其实也有大发展。

新京报:从事病媒研究工作,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

曾晓芃:臭水沟、垃圾堆放地等脏乱差的地方都是蚊蝇、老鼠容易孳生的地方,这些地方就是我们的工作现场。我们要去找孳生地现场勘察,比如看蟑螂的密度在哪,蚊子、老鼠的在哪,还要做杀灭实验、筛选药物试验,有些病媒生物我们还要抓回来研究。

新京报:你曾建立城市病媒生物综合管理的“北京模式”和大型活动保障技术,使奥运核心区的蚊虫密度下降500倍。这是如何实现的?

曾晓芃:在奥运村这样的局部区域,我们首先从孳生地着手,消除病媒很大程度上需要每个人行动起来。比如一个人家的园子里有一盆水孳生了蚊子,周围人都会受害,所以去除孳生地仍然是最主要的。

我们团队还进行了监测和研究,积累了大量数据记录,采用了当时毒性比较低、环保度更高的灭蚊药。到奥运会开幕前,监测到的蚊虫数量是0至2只。

新京报:作为北京市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专班总负责人,在抗击新冠肺炎过程中,你的工作节奏是怎样的?

曾晓芃:在这次抗疫过程中,不光是我,我的同事也非常辛苦。他们日夜奋战,不眠不休。十个多月以来,我们分析研判疫情风险,推演北京疫情走势,提交风险评估和政策建议报告200余份;制定风险分区分级标准,实施精准管控,将疫情对社会的影响降至最低。

我们扩大流调队伍,提高溯源效率,确保流调及时有效不漏一人。将密切接触者追踪由国家方案中病例发病前2天提前至4天,最大限度降低疫情传播风险。

新京报:此次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有何感受?

曾晓芃:从我个人来讲,心情特别激动。同时,作为一名疾控工作者,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荣誉,更是北京疾控集体的荣誉,是全体疾控工作者的荣誉。这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我们的重视、肯定,以及关心和关爱。

公共卫生的对象,针对的是群体。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疾控开展流调、密接管理、检验检测、分析研判、向社会提供专业易懂的防控指引与知识等一系列公共卫生工作,很大程度是依靠团队的力量。荣誉崇高,我也感觉重任在肩。

当前境外疫情持续蔓延,输入风险依然严峻。在接下来的防疫工作中,我们要当好实现重大传染病早发现、早报告、早预警的“哨兵”,当好实现重大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快速有效处置的“尖兵”,要严格落实传染病、慢性非传染病等多病共防措施,当好为老百姓构筑健康长城的“工兵”。

新京报记者 张璐 摄影记者 吴宁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陈荻雁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