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1-18

光有减轻教育负担的文件是不够的

原标题:有减轻教育负担的文件是不够的

2021年元旦刚过,作者所在省教育厅官网发布了15份中小学减负名单,涉及规范督导检查考核、杜绝强行摊派与教育教学活动无关的社会事务、严格控制与教育教学活动无关的检查等。如果全面严格执行,当然是好事。没有很多复杂事物的干扰,老师可以安心专心教学,教学质量会有时间保证,这也是全社会和家长的共同期待。

但是基层老师好像反应不太大。笔者认为,原因在于教育减负号召了这么多年,但有时反而越来越重,而且一直没有减轻。基层教师在观望,期待高等教育部门强力落实减负名单。

中小学减负受到重视,很多地区也相继出台减负政策。但是通过观察发现,有些地方的实施效果并没有得到认可,甚至减负的现象越来越重。一个重要原因是减负政策不够明确,最后减了哪些方面也不清楚。这次云南省列出了减负名单,减负的内容更加明确,尤其是减少了名单中提交的材料。如果能加强实施,有望让基层教师从“堂兄妹”中解脱出来,真正减轻基层学校的负担。

这个美好的愿景能否实现,还需要拭目以待。从作者所在学校收到的各种文件来看,有文化旅游卫生局、社区卫生中心、街道办事处、教育局各个部门,其中很多相同的文件是反复交叉发放的,但要求不同,不得不重复。比如教育扶贫,街道办要求学校与村组对接,教育局要求到户对接。学校只有两方面对接才能完成,无形中增加了学校和老师的工作量。此外,教育行政部门之间文件的重复发放往往会导致学校工作负担的增加。

笔者建议,要真正减轻教育负担,就要精简机构,减少教育行政部门重复发文,避免检查工作中链接平台的重复和重叠。

在学校内部管理中,也要减少相关列表截图上交的情况,这是老师心中的退路,但频率极高,对正常的教学工作影响很大。努力和熟练真的能让老师从退缩中解脱出来,让他们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去。

教育减负只能从上到下进行。我觉得如果减负清单落实的话,高等教育部门肯定会精简很多部门。但是如果有政策和对策的话,会不会合并部门,然后改机构名称,教育减负还是一句空话。

欧阳渐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月18日08版)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