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2-13

评论|席琳的|赫迪斯里曼走对了

原标题:评论|艾迪斯理曼的塞琳是对的

最新系列证明,艾迪斯理曼只是以一种更聪明的方式坚持自己

作者|崔西

艾迪斯理曼走出了时装秀的舞台,似乎突然找到了一种独特的方式。

席琳霍姆斯(Celine Homme)的《2021秋冬》系列昨晚通过一部13分钟的短片上映后,这种越来越好的状态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延续2021春夏系列男装和女装两部短片中的宏大场地,这部名为《少年骑士诗》的系列电影在法国尚博尔城堡卢瓦尔河谷拍摄,给人以震撼的印象。

在第一帧,一个年轻的骑士挥舞着一面印有塞琳霍姆(Celine Homme)的旗帜,骑着一匹好马,冲向这座宏伟的城堡,带领着那个穿着内瑟斗篷的年轻瘦弱的模特骑着一匹白马奔跑。

在无人机的镜头切换过程中,身穿荷叶领白衬衫、黑色皮衣和西装的年轻骑士逐渐出现,踩着小军鼓的节奏。夜晚的烛光下,模特脸部的肖像,老鹰的特写等等,让观者仿佛在看《权力的游戏》《指环王》等魔幻史诗电影,而不仅仅是一场时装秀。

图为2021秋冬赛琳“少年骑士诗”男装系列

据塞林官方新闻稿称,该系列融合了19世纪浪漫主义、90年代哥特美学和法国文艺复兴美学,是“新浪漫主义”。

这绝不是一个试图完全复古的系列,因为那些像王子一样的模特也穿着Celine标志的街头帽衫、亮银色羽绒服和有洞的牛仔裤。只有凭借艾迪斯理曼高超的造型技巧,那些打了补丁的毛衣和帽衫才被赋予了戏剧感。古今不同时期的所有元素合力输出一个生动的形象,互不矛盾,刻着艾迪斯理曼的名字。

这种高质量的系统输出,包括视觉、音乐和时尚,自艾迪斯理曼接管塞林以来,从未出现过。转变发生在2021年春夏的《舞动的孩子》系列中。

图为席琳《跳舞的孩子》2021夏季男装系列和席琳08摩纳哥2021夏季女装系列

《舞动的孩子》改变了艾迪斯理曼在20世纪70年代对中产阶级的审慎审美,在设计风格上180度大转弯,为玩Tik Tok的Z代年轻人带来了一系列充满logo的物品和运动风格。在国内疫情隔离期间,艾迪斯理曼明显受到了Tik Tok文化的影响。一些评论人士认为,这是艾迪斯理曼为了迎合年轻市场而做出的妥协。

然而,最新系列证明,艾迪斯理曼能够在新潮流与个人风格、街头酷炫与经典优雅之间保持平衡。更多的时候,他只是以更聪明的方式坚持自己。

早在《塞琳的时间不多了》一书中,作者就曾写道,千禧一代的消费者比任何一代人都更喜欢复古服装。但是,复古服装不是考古。消费者想看到的不是没有创新的上个世纪一样的旧衣服,而是通过不同风格的当代情感。

艾迪斯理曼在最新系列中清楚地看穿了这一点。他不再执着于在某个时期再造人的服饰。相反,他基于那些符合当代潮流的单一物品,借助形状和环境等所有外部因素,将它们包装成当代年轻人渴望的中世纪梦想。

如果说《舞动的孩子》系列的潮流过于直白,那么这一季更聪明。拆开发条游戏每个造型,艾迪斯理曼的新系列仍然包括连帽衫、牛仔背心和其他时尚单品。但被整个侠义氛围包装后,人们愿意为这个梦想付出代价。

微信微信官方账号LADYMAX早些时候评论《舞动的孩子》系列,称其为《艾迪斯理曼放手》。短短一季之后,艾迪斯理曼真的把品牌引上了正轨,这不仅体现在时装秀的优秀制作上,更系统地体现在更贴近消费者的功能上,比如产品丰富度、社交媒体策略等。毫无疑问,塞林商店的客流量明显增加。

艾迪斯理曼真的没有理由不胜任这个职位。他的综合创作能力决定了他应该是当代奢侈品品牌运营最合适的人选。

第一,因为对青春文化的热爱,他只是适应了整个时尚行业的年轻化趋势。艾迪斯理曼十几岁时参观了卢瓦尔河谷城堡,并爱上了这座融合了中世纪和文艺复兴建筑风格的城堡。无论是新系列塑造的年轻骑士形象,还是艾迪斯理曼在这座城堡里留下的青春回忆,艾迪斯理曼的《塞琳》仍然是关于青春文化的。

第二,他对品牌视觉和创意输出的全面掌控,有利于形成鲜明统一的品牌形象。除了时尚,他还亲自参与摄影和造型,让整个品牌毫无损失地体现他的意志。这正是人们对当代创意总监这个职位的期望。这个职位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仅对服装有想法的设计师。

第三是艾迪斯理曼天然的商品天赋。多年来,人们批评他在t台上展示的物品和形状过于普通和日常,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创造了一种一致和特殊的风格,这使得他的任何时装作品都很容易作为商品出售。

艾迪斯理曼有他自己老式的坚持。多年来,他所坚持的就是做衣服,卖衣服。无论如何被质疑,他开创了柔弱瘦弱的男模,输出了摇滚朋克的风格,出卖了90年代的法国时尚梦想。

GQ作家蕾切尔塔什坚评论道:“随着时尚成为除了衣服之外的一切,这些老式时尚的荣誉或责任几乎已经消失。但是对艾迪斯理曼来说,它总是关于衣服。永远是时尚。时装系统对艾迪斯理曼仍然有效,它是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

在一个追求一见钟情的行业里,艾迪斯理曼坚持用独立的片名为系列和短片命名,使系列故事化、完整化,更清晰易懂。这也是对90年代设计师用系列讲故事的旧时尚体系的回归。

不可否认,疫情过后,奢侈品牌采用的视频时装秀已经成为艾迪斯理曼的一个机遇。与过去直接展示服装相比,短片在视觉呈现上更加全面立体,更容易突出环境。对于像艾迪斯理曼这样特别擅长塑造形象的设计师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方便的媒介。

艾迪斯理曼的与时俱进体现在他对TikTok的接受,以及疫情过后网飞系列时尚化和网飞时装秀时尚化的深刻体验。在路易威登商业野心的压力下,他的灵活性及时扭转了塞林的局面。但他也有近乎固执的坚持。

与拉夫西蒙斯不同,艾迪斯理曼很少在公共媒体面前抱怨来自商业的压力。他更倾向于主动争取空间,对某些事情保持坚持。这两位同样热爱青春文化,又极具个性的设计师,无法避免被拿来比较的命运。

关于席琳赫迪斯里曼的更多信息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