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07

如何评价以色列在中东的军事实力?

原标题:如何评价以色列在中东的军事实力?

二战结束以来,真正的战斗级作战“试验场”一直是中东。

对以色列来说,迅速赢得一场战斗远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重要。以色列太小,没有任何战略纵深,敌机可以在几分钟内飞过以色列的每一寸土地。1967年,一架埃及战斗机从西奈的阿赫里奇起飞,12分钟后抵达特拉维夫上空。战败的以色列军队没有安全的腹地来重组和撤离工业设施,阿以战争中也没有所谓的“边境战争”。任何严重的作战失败,如以色列国防军主力的重大损失或被迫撤退,都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最严重的战略后果。即使在今天,“以色列绝不能输掉一场战争”仍然是以色列防御理论的基本组成部分。因为这些战争中的敌人一再宣称他们战争的目的是摧毁犹太国家,所以一系列阿以冲突不能被称为“有限战争”,至少对于1948年、1956年、1967年和1973年的重大战争来说是如此。

换句话说,以色列军事历史就是我们所说的“德国综合症”的一个极端例子。历史上这两个国家从来没想过能打赢一场持久战,地理、人力、资源等决定性因素总是偏向敌人。这不是一个可取的战略,而是一个必须采取的战略,以自己一方最少的损失迅速果断地赢得战场。正如普鲁士-德国军队自旧毛奇时代以来一直寻求被歼灭一样,以色列国防军也是如此。在各个方面(官兵训练、作战规划、后勤网络),求速战速决的理念从一开始就渗透到了国防军的每一个细胞。结果真的很了不起——国防军永远不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军队,但他们可能是同等规模的最好的军队。

自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以色列国防军取得了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胜利。以色列国防军的胜利部分归功于出色的技术设备——其中一些是美国提供的,一些是他们制造的。如果有人说以色列的胜利是“美国制造”,以色列国防军的军官肯定会怒不可遏。以色列人对从国外购买的坦克做了很多改进。多年来的创新包括更大口径和更高精度的主炮和火控系统,更好的装甲,以及设计用于应对以色列沙漠环境压力的新发动机。这些改进使以色列军队在面对主要装备苏联武器的阿拉伯人时具有战场优势。此外,以色列自主研发的媛娟网梅卡瓦坦克也证明了以色列坦克设计师的重要性,这种坦克在1982年的黎巴嫩战役中显示了其天赋。以色列装备的美国战机也有所改进——虽然他们离开美国生产工厂时是世界上最好的飞机,但以色列人仍然对其进行了改进,使其更适合他们的要求。此外,以色列空军也有自己的国产战斗机“小熊”。

然而,比物质因素更重要的是以色列人的士气。因为以色列人知道,输掉一场战斗可能意味着他们的国家将不复存在。以色列国防军拥有一些世界上最活跃的士兵,其训练计划在严格性上是无与伦比的。一年一度的装甲学员宣誓仪式在马萨耶山顶举行——公元70年,犹太叛乱分子对罗马人的最后一次抵抗发生在这里。这些仪式成功地向戴着黑色贝雷帽的坦克乘员灌输了团队精神,使以色列在独立战争和1973年战争中免遭毁灭,也是以色列军队在1956年和1967年战争中取得惊人胜利的基础。

一名以色列军官在1967年宣称,如果埃及人击败以色列国防军,入侵以色列,“这将是第二个马萨阿布。当埃及人到达这里时,他们会发现没有人活着。我会杀了我的妻子和女儿,绝不让他们落入敌人手中。我想所有以色列人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是一种深深植根于犹太人心中并贯穿以色列整个历史的情感,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复制——或者说没有一个国家愿意这样做。

然而,在赢得历史上最重要的战斗胜利后,以色列仍然没有赢得和平。专家认为,以色列自1973年战争以来的后续历史证明了其作战能力的局限性。以色列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与邻国打一场常规战争,摧毁对方的地面和空中力量,赢得决定性的胜利,就像他们在1982年在黎巴嫩南部彻底击败叙利亚人一样。但在很多人眼里,这场胜利似乎对以色列的国家安全越来越没有意义。在某种程度上,以色列国防军回到了1948年5月阿拉伯入侵之前与巴勒斯坦叛军作战的起点。哈加纳发现,战争的那个阶段比后来的常规战争要困难得多,以色列国防军似乎正在重温这一经历。在这方面,我们应该补充最后一点意见:尽管以色列今天面临暴乱、自杀炸弹手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但这并不比他们在常规战争中的失败更可怕。

(上图)以色列自主研发的梅卡瓦坦克主战坦克

最后说说阿拉伯国家的军队。1948年,他们未能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新生的以色列。1956年和1967年,以色列国防军几乎不屑一顾地打败了他们。直到1973年,阿拉伯国家才最终加入世界军事强国的行列。1973年的战争计划非常合理,完全基于埃及士兵的优劣,他们带着两个不可小觑的集团军同时穿越了苏伊士运河,突破了以色列的防线。渡河后,他们还出色地抵抗了以色列人最初的装甲反击,并将其粉碎。然而,这些士兵没有机动。事实上,埃及的作战计划似乎是基于这样一个概念,即他们的机动不能与以色列军队相比。

甚至在以色列军队渡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埃及人后方后,埃及军队及其在运河两岸的盟友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在戈兰高地,严格遵循苏联作战艺术的叙利亚坦克兵,可能不会表现出战术技巧,但谁也不能指责他们的勇气或决心。双方都没有在这条战线上机动,叙利亚坦克在一场“射击比赛”中过于紧张,最终输掉了比赛。毕竟对方有世界上最好的射手。没错,虽然埃及人和叙利亚人最后都被打败了,但并没有被打得体无完肤。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摒弃了“阿拉伯民族主义”中的一些缺陷和阻碍他们参与现代战争的“社会契约”的可疑概念。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