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08

VR娱乐,为什么火不起来?

原标题:VR娱乐,为什么火不起来?

作者|毛丽娜

编辑|李春辉

“VR爆发”还没来。从2016年所有概念都买单,到2020年投资趋于理性,关于VR的想象也不像以前那么狂热了。2021年,米哈轮流游泳,沉浸在世界里,这一轮真的能实现吗?

上海交通大学米哈友医院和瑞金医院联合开展“脑机接口神经调节治疗难治性抑郁症临床研究”项目,研究脑机接口技术。Mihayou CEO蔡浩宇表示,他希望在2030年创造一个全世界十亿人都愿意生活的虚拟世界。这也被外界认为是米哈之旅在VR领域下一步布局的宣言。

无独有偶,随着疫情过后线下娱乐的回暖甚至爆发式增长,VR虚拟现实娱乐社交品牌沉浸世界在2020年底获得了A轮融资,福普资本和慧远资本作为投资方,鹰基金参与了投资。沉浸世界表示,这一轮融资将用于内容研发和店铺扩张。

关于VR是否真的能爆发,很难妄下结论。但客观来说,全球化和长期的疫情确实给身临其境的体验带来了发展机遇。

线下VR,堪比健身?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既然沉浸在世界中获得了融资、内容研发和大规模扩张,那就有必要亲身体验一下,2021年的线下VR馆是否比过去那种戴着头盔,几分钟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跑三圈就头晕目眩的线下VR娱乐有所进步。

以前线下VR大多占据商场的一个小角落,大部分都是开店。体验者很乐意和戴着头盔的虚拟怪物战斗,但在路人看来,面对空气挥手劈砍的样子或多或少有些滑稽。也有很多人说,虽然他们跃跃欲试要路过线下VR店,但是他们担心路人会因为开店的设计缺乏私密性而换一个样子。

有钱的时候真的不一样。现在线下VR体验馆多采用半封闭店铺。从路人的角度看,前台和等候区一眼就能看出来,而真实体验区被屏蔽,方便体验者出拳。

店面大,体验题材多。以前由于空间有限,线下VR主题多为拍摄,整个过程可以站堆输出,无需大范围运行。现在随着枪械的变化,游戏的主题也从单枪匹马扩展到了剧情、秘密逃亡、灵异等多个主题。

体验时间是半个小时,因为如果一个玩家在游戏中意外死亡,他需要一个同伴来营救,所以大多数话题至少需要2个人才能成功开始。进入游戏前会提示,如果每个参与游戏的玩家死亡3次以上,游戏将提前结束。

装备和过去没有太大区别,但是要背个背包,戴个头盔,手里拿个感应装置。硬糖王选择体验难度适中的《剑侠传奇4》。从玩家的角度来看,感应装置是右手剑和左手战术,通过劈砍对敌人造成伤害。

游戏剧情并不复杂。除了主角的对话引导剧情和御剑飞行转换的场景外,一共三场战斗。打架不考验选手之间的比赛。你只需要在劈砍奔跑的时候注意怪物的方向就可以避免攻击。

作为一个老仙剑玩家,经过半个小时的过程,硬糖体验还不错。一方面满足了“御剑飞”的梦想,另一方面,BGM的《梦游回仙》听起来恰到好处,仙末出现的韩菱纱、云天河、紫英三人聚在一起回忆,再次杀人,算是对当年遗憾结局的完美结局。

因为大部分游戏都需要两个人来启动,硬糖君这样的死宅,不可避免的会和陌生人胡乱竞争来体验。但VR游戏不同于剧本杀戮、秘密逃亡等需要玩家通过强沟通来推进的线下娱乐,VR游戏有自己的主线和游戏中的NPC来引导。玩家除了砍杀怪物和躲避攻击外,最多通过控制装备来拯救队友。所以即使玩的很辛苦也不用太在意,也不需要和陌生玩家强行社交。

总体来说,线下VR亭的视觉效果更逼真,尤其是御剑飞的动画,有点身临其境的感觉。游戏整体难度不大,半小时时间正好卡在体力的临界点。和硬糖君一起经历过的朋友说,他们可以经常来,“体力消耗不亚于健身”。

经历难以形容,安利不易

虽然线下VR整体体验还不错,但是设备重量比以前轻了,头晕的问题也解决了,场地变大了,可以玩的题材也多了。但是如果你想推荐给朋友甚至更多的用户,就没有杀剧本、猫咖啡等室内娱乐那么简单了。

店员会主动帮忙拍摄游戏过程的视频和照片,体验结束后发给玩家。但是记录玩家戴头盔原地刺的傻样,把安利卖给对线下VR一无所知的路人,显然没有吸引力。玩家透过头盔看到的东西是无法通过社交网络传递给他人的。体验取决于玩家的口头传达,考验安利卖家的表达能力。

现在年轻人消费,除了体验内容本身,“打卡”心态极其强烈。比如剧本杀和室内动物园,可以迎合年轻人的一系列心理,比如消费后打卡拍照,发好友接受好评。但是VR体验馆很难做到这一点。

硬糖先生和店员聊天,知道他们的生意看起来不错,因为每次会议最多可以容纳4个人。而店内顾客主要靠老带新,几乎没有人被他们在社交平台上的广告所吸引。

线下VR品牌会将体验式内容制作成宣传视频进行传播,但这类宣传视频与普通游戏宣传动画并无不同。“VR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从2016年开始,从来没有体验过VR的人都不清楚。

VR技术是指利用计算机模拟创建三维虚拟世界,为用户提供视觉、听觉和触觉的模拟。无论是线下体验还是线上游戏,VR创造的精彩世界只有体验者自己才能看到,这种“穿越世界”的感觉是无法通过录音屏幕向外界展示的。在目前通过社交平台裂变传播的趋势下,无法突破这一短板的VR只能靠最原始的“口头安利”。

家庭VR游戏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近日,网易游戏发布官方声明:游戏Nostos(“家园”)将于北京时间2021年6月17日14: 00停止运营。这款游戏是一款多人在线的开放世界VR游戏,2018年发布,第二年首次投放Steam,支持VR模式和PC模式。目前网易已经关闭了所有平台的原生之地购买下载门户,并表示2020年12月1日后购买游戏的玩家可以获得全额退款。

国土安全部的暂停被业界认为是“下错了台”。从画风、故事线、开放世界的设定来看,如果登录手游+PC,《家园》可能会成为《原神》的爆炸。VR游戏对硬件设备和场地要求很高。但是,如果国土安全部剥离了VR视角,在PC模式下运行就太平淡了。另外上线的时候也通过了VR概念最热的发泄,所以预计会停止运行。

从部分玩家的反馈来看,不难发现在VR模式下运行的玩家对游戏的评价是正面的,而PC模式稍差。但是,VR模式的美在哪里,又不能直观的传达出来。“一套VR设备要花很多钱,我不能听别人三言两语就花几千甚至几万入坑,”一个玩家说。

VR爆发难在哪里

我还记得2016年整个资本市场和科技公司对VR概念的追求。所有公司,无论大小,都不能发新闻稿不说“他们在布局VR”以示能跟上时代。搜狐甚至表示,将投资16亿元作为VR自媒体平学芸网台。诚然,花有锦开,油有火煮,人类即将进入虚拟现实时代。

VR爆发的那一天已经太晚了,渴望VR概念的大大小小的公司已经找到了另一条轨道,暴风城和乐视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就连硬糖君曾经最喜欢的VR色情行业,相关新闻也在2016年停止。

喊了5年,为什么VR Spring没有来?说到底是技术问题。

科技媒体Upload和美国的珀金斯柯伊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对VR的低普及率进行了调查。令人惊讶的是,硬件价格高、属性小并不是阻碍VR在消费市场普及的主要原因,而是“缺乏吸引人的内容、用户体验问题和成本”。

上下游相关市场都在等待硬件技术的爆发,从投资方向就直观的体现出来了。2016年游戏和VR结合最有前景,也是资本青睐的。但市场降温后,VR领域的投资以硬件技术为主,游戏投资比例下降,资金流向生态建设和2B方向。

先不说VR设备价格高,具体到技术带来的实际问题,不妨以曾经最受青睐的VR游戏和VR色情为例。

从Steam VR的数据来看,不难发现玩家花在VR游戏上的时间比普通游戏少很多。这一方面与平台上的VR游戏数量有关;另一方面,由于大部分VR游戏内容相似,对玩家没有吸引力,尤其是家庭场景中的玩家。

从产品的角度来说,VR游戏的设计逻辑与传统游戏有很大的不同,设计要重新考虑,包括UI。而且开发者需要考虑在沉浸式自由视角下,如何介入玩家推动剧情。但由于资金和人力不足,很多公司会并行选择VR和PC。这就造成了上一篇文章中的“故土”问题。VR玩家好看的内容对PC玩家来说并不奇怪。如果照顾PC玩家的体验,VR模式的成本会太高。

有趣的是,模拟体验是游戏里的蜜糖,色情里的砒霜。VR色情被预言将取代传统色情,但即使是杰作也没有诞生。

这可能和人看色情的欲望有关。正如获得“成人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前色情女演员萨莎格雷在虚拟现实中指出的那样:“我认为人们去看色情片不是为了真实体验,而是为了幻想。”此外,VR色情作为一个敏感话题,不时受到政府和媒体的监督和批评。至少在目前国内政策下,VR色情不太可能发展。

作为一个被预言多年“爆发”的种子选手,2021年,有人赌VR。“牛市女王”凯蒂伍德(Cathie Wood)带领团队提出了包括“虚拟世界”在内的15个宏大而有前景的投资主题。Cathie大胆预测,虽然目前的一流VR设备只能达到人类视听体验的10%,但这并不妨碍VR耳机的输出和成本曲线在2030年前类似智能手机。

国内大公司都在押注未来VR将与5G技术结合,在教育、文化旅游、医疗、工业培训等场景中取得巨大成就。米哈友和瑞金医院的联姻,很可能是乐观的医学场景和VR等智能技术的深度结合。

硬糖现在最关心的是VR健身游戏能不能比switch的体感游戏好一点。快来人打健身圈!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