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08

网络教育也应该回归“星海”

原标题:网络教育也要回归“星辰大海”

网络教育也应该回归“星海”

今年1月以来,许多网络教育机构因广告“翻车”被中央纪委点名,3月,全国人大代表就网络教育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2021年初以来,网络教育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全新的考验。

网络教育之所以处于风口浪尖,其实是通过各种考验磨练出来的——科技的进步,教育理念的改变,用户教育需求的提高,生活方式的改变,资本市场的助推,疫情防控的需要等等。在每一个环节,网络教育都顺利完成了测试,使得网络教育行业在今天如火如荼。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期《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为3.42亿人,占互联网用户总数的34.6%。据数据分析,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认为,2020年教育行业共有265笔融资交易,交易金额超过633亿元,较2019年的197亿元激增221%,资金继续向网络教育机构聚集。

虽然这几年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虽然“互联网+教育”的模式曾经攻城,但不宜全力以赴,但今天的网络教育仍然无法回避一个核心问题:教育的初衷是什么?

在线教育回归教育的初衷

培养人才,造就学者,是我们国家的根本。

就像人民日报今年1月底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网络教育,不要背离初衷》一样,对于网络教育机构来说,无论融资规模有多大,都不能背离教育的初衷。要以教学研发为主,保持服务质量底线。无论技术如何进步,时代如何发展,网络教育行业都离不开“教育”这个词。要在课程质量、教学能力、个性化教学等方面下功夫,用优质的服务留住用户,培养孩子独立思考、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健康的心理,使网络教育稳定而深远。

在今年的两会上,有关教育的声音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诚蜷金融网注:

其实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不要太看重分数。一方面,很多父母希望孩子身心健康,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另一方面,我又怕孩子输在分数竞争的起跑线上。这种心态只是一些网络教育企业借用的。他们以“唯分数论”的焦虑吸引用户,这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教育的初衷。

一些代表在调查中发现,一些教育应用和在线学习教育平台缺乏专业性,不仅未能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还降低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效果。比如有的应用可以直接模仿我的笔记,而不是抄袭;一些网络教学产品夸大教师实力,宣传“清北”教师。现实是清华北大学生,有的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拿到;有些“在线老师”只讲所谓的解题技巧,只教学生如何应用公式而不讲解公式原理...

坦白说,网络教育行业离不开科技实力。而“互联网+教育”模式中的科技属性,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关于“科技创新的星海”的讨论。在这个层面上,拥有海量数据和先进算法的在线教育企业,应该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的责任、更多的追求、更多的行动,应用“互联网+教育”的创新,回归教育的初衷。

实际问题仍然突出

然而,网络教育行业的现实可能与我们的良好预期不同。不久前,根据2020年国内电商专业消费者调解平台“点书宝”(315.100 ec.cn)受理的480个互联网平台上海量用户的消费者纠纷案件大数据,网络经济学会电商研究中心发布了《2020年网络教育消费者投诉数据及典型案例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道称,退款、网络诈骗、霸王条款、虚假宣传是2020年网络教育投诉的主要问题。

《报告》显示,2020年抱怨网络教育的前五位用户分别是广东、山东、江苏、北京、上海,分别占9.75%、9.14%、7.11%、6.30%和5.89%,基本集中在东南沿海等一线城市和发达地区。其中尚德、Hi Learning Network、Yeah Network、腾讯课堂、无忧英语、阿卡索外语教育网、清北网络学校、英孚英语等教学培训机构问题比较突出。这也说明教育越发达,在线教育行业暴露的问题就越明显,越难以满足本地用户对教育的真实需求。

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里,在线教育平台的混乱有增无减。很多网络教育品牌盲目抢占市场,片面强调提高分数,忽视了教育的本质。甚至很多机构对教师的资质有所怀疑,课程质量良莠不齐。有些老师不愿意教书,而是专注于销售。

总之,网络教育创业者要多考虑“遥远”的事情,不要急功近利。在国家倡导素质教育的指导下,网络教育企业不能单方面推广应试、提分、华北名师、财大气粗等标签。,而是用大家都擅长的科技创新力量去培养真正符合时代需要的人才。

就像许多非学科的在线教育机构一样,他们通过科技创新和兴趣导向,为用户提供扫盲教育、高效愉快的学习体验。在这类在线教育企业中,星火思维和核桃编程统领可以借鉴。这些网上非学科培训机构敢于打破“唯分数论”,培养用户底层思维能力、沟通能力、批判能力的课程内容,将数千人的教学体系个性化。这些都是网络教育行业的明星。正文/刘洋

聚合阅读